和平示威─波羅的海之路600公里人鏈

波羅的海之路

是發生於1989年8月23日的一次和平示威。大約有200萬人加入這場活動,他們手牽手組成一個長度超過600公里的人鏈,穿過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)。這一示威是為了希望世界能夠關心三國共同的歷史遭遇——在1939年8月23日蘇聯納粹德國秘密簽訂的《蘇德互不侵犯條約》中,該三國被蘇聯占領。該示威也是波羅的海三國追求脫離蘇聯、各自獨立過程中的重要事件。

此事件場景震撼、牽動情緒,在國內外均大收宣傳之效。社會運動家藉此宣揚對獨立的看法;他們認為,蘇聯佔領三國是不合法的,三國獨立並非政治議題,而是道德議題。莫斯科的蘇聯政府以激烈的言辭回應,但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修補三國與蘇聯之間的關係。示威後6個月,立陶宛成為首個宣告獨立的蘇聯加盟共和國

東歐劇變之後,8月23日成為波羅的海三國、歐洲聯盟和其他國家的紀念日,稱為「黑絲帶日」或「歐洲史達林主義和納粹主義受害人紀念日」。

背景

三國立場

儘管《蘇德互不侵犯條約》中的秘密條文在紐倫堡審判時曝光,但蘇聯一直否認這些條文存在。蘇聯的政治宣傳也堅稱,三國的國民議會代表各國人民意願,向蘇聯最高蘇維埃提請加入蘇聯──故此,三國是自願加盟蘇聯,而非蘇聯佔領三國]。三國則宣稱他們是被蘇聯以武力非法合併的。一般認為,蘇德兩國簽訂的密約證明三國是被非法佔據的。只要能指出蘇聯佔領和蘇德條約之間的關係,就可宣告蘇聯對三國的統治無法律基礎,1940年起在當地實施的蘇聯法律自動無效。若這種說法成立,即自動解決重奪主權或爭取自治的爭議,因為波羅的海國家從來沒有合法地屬於蘇聯;三國在兩戰期間原為獨立國家,也可以合法恢復原有地位,宣告蘇聯法律對三國無效力,使三國無須再遵守《蘇聯憲法》,也省卻正式的脫離程序。

《蘇德互不侵犯條約》簽訂50週年之際,波羅的海三國和莫斯科的關係日益緊張。羅穆阿爾達斯·奧佐拉斯在立陶宛發起200萬人聯署抗議行動,要求紅軍撤出立陶宛。立陶宛共產黨也考慮與蘇聯共產黨決裂。1989年8月8日,愛沙尼亞試圖修改選舉法,限制新移民(主要是俄羅斯工人)的選舉權,觸發俄羅斯工人的大規模罷工和抗議。莫斯科稱這些事件為「族群間衝突」,從而在混亂中「締造和平」。隨著局勢日益緊張,有人期望莫斯科會應波羅的海人民的意願而推行改革。與此同時,東德昂奈克羅馬尼亞西奧塞古表示,若蘇聯決意武力鎮壓示威,兩國會提供軍事援助[

蘇聯回應

1989年8月15日,蘇聯官方喉舌《真理報》回應愛沙尼亞的罷工,嚴厲譴責「激進主義者」罔顧蘇聯整體利益,貪圖一己的「狹隘民族主義」,挑動「歇斯底里」式的群眾活動。17日,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在《真理報》公布關於加盟共和國的新政策。然而,其內容大都是老調重彈,即蘇聯不僅於外交和國防中保留領導地位,還主導經濟、科學和文化;但在某些方面也作出了輕微讓步,如:提議加盟共和國可在法院反對蘇聯法律(當時波羅的海三國已經修改憲法,賦權各自的最高蘇維埃否決蘇聯法律),還可以把各自的民族語言提升為官方語言(但強調俄語仍然主導)。計劃中包括立法取締「民族和沙文主義組織」,以控告爭取獨立的團體;還提議以新的聯合協議取代1922年聯盟條約,作為蘇聯憲法的一部份。

8月18日,《真理報》刊登亞歷山大·尼古拉耶維奇·雅科夫列夫對《蘇德條約》等文件的看法。雅科夫列夫是全國蘇維埃大會調查《蘇德條約》和秘密條文的26人委員會主席。雅科夫列夫承認和譴責秘密條文,但他堅稱這些條文與波羅的海國家加入蘇聯無關。因此,蘇聯一改立場,不再聲稱秘密條文不存在或是偽造的,但仍不承認1940年佔領了三國,波羅的海國家對此結果當然不滿。8月22日,立陶宛最高蘇維埃的一個委員會宣布,1940年的佔領是《蘇德互不侵犯條約》的直接結果,故此不合法。這是首次有蘇維埃正式機構挑戰蘇聯統治的合法性

籌備

開放政策經濟改革啟發,街頭示威日漸受歡迎和支持。1986年8月23日,21個西方城市(包括倫敦斯德哥爾摩西雅圖洛杉磯珀斯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等)舉行黑絲帶日遊行,要求世界正視蘇聯侵犯人權。1987年黑絲帶日,36個城市舉行示威,包括立陶宛維爾紐斯。同年,愛沙尼亞塔林拉脫維亞里加也舉行反對《蘇德互不侵犯條約》的示威。1988年,蘇聯政府首次批准這些示威,沒有逮捕示威者。社會運動家計劃在《蘇德互不侵犯條約》簽訂50週年當日舉行特別大規劃的示威。人鏈的提議是誰人和何時提出,至今不詳;似乎是7月15日在派爾努的三方會議中提出的]。8月12日,三國社會運動家在采西斯簽訂正式協議。這次示威獲地區共產政府批准。同時,幾個譴責蘇聯佔領的聯署,分別得到上十萬人支持。

主辦機構為確保人鏈不受干擾,預先在地圖上明確標出城市、城鄉和村落的準確位置。交通不便者可乘坐免費巴士。全國均投入籌備工作,連之前置身事外的郊區也積極參與。雖然有些僱主不允許員工請假(8月23日為星期三),但有些則資助巴士費用。8月23日,特別電台廣播負責協調工作。愛沙尼亞訂當天為公眾假期。

波羅的海爭取獨立運動以這示威名義,向世界和歐洲發表聯合聲明。聲明指出《蘇德互不侵犯條約》是犯罪行為,並促請各方宣告這條約自簽署一刻起即「無效」]。聲明也指出波羅的海國家問題是「不容剝奪的人權的問題」,批評歐洲社會持「雙重標準」,對「希特勒–史達林時代最後幾塊殖民地」視若無睹]。當日,《真理報》刊出社論「僅為事實」,引用爭取獨立者的語句,從而顯示他們反蘇聯的行為不可接受

人鏈

人鏈連接波羅的海三國首都──維爾紐斯里加塔林。從維爾紐斯開始,沿公路經過里加,最後到達塔林。當地時間下午7時(協調世界時下午4時),示威者和平地牽手15分鐘,然後有一些地區聚會和示威。在維爾紐斯,約5千人在大教堂廣場聚集,手持蠟燭唱愛國歌曲。其他地方則有僧侶舉行彌撒,或敲響教堂鐘。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的人民陣線領袖在兩國邊界會面,舉行一場象徵性的喪禮,豎立一支大型黑色十字架。示威者手持蠟燭,高舉黑色絲帶裝飾的戰前國旗,悼念蘇聯暴政的死難者:「森林兄弟」、遭流放到西伯利亞的人、政治犯,和其他被標籤為「階級敵人」的人。

莫斯科普希金廣場上,數百人為同情波羅的海國家而嘗試發起示威,但被防暴警察阻止。塔斯社報道,75人因破壞和平、輕微毀壞公共設施和其他罪行被捕。同樣受《蘇德互不侵犯條約》影響的摩爾多瓦,有1萬3千人示威。

後續事件

事情已經過了火。波羅的海人民的命運充現重大威脅。人民應該知道他們的民族主義領袖正在把他們推進無底深淵。倘若他們達成目標,可能會對這些國家造成災難性的影響。問題因他們的存在而出現。

《中央委員會關於蘇維埃波羅的海共和國局勢作出的聲明》,8月26日

 

1989年8月26日,蘇聯電視台黃昏新聞首19分宣讀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的聲明。聲明以嚴厲字眼警告,從事「反社會主義、反蘇聯」不法行為的「民族主義、極端主義群體」,正在日漸滋長。聲明指責這些群體歧視小數族群,威嚇仍然忠於蘇聯理想的人,並批評地區政府沒有阻止這些行徑。蘇共稱波羅的海之路為「民族主義的歇斯底里」,會惡化成「無底深淵」和「災難性」的結果。聲明號召農民和工人挽救局面,捍衛蘇聯理想。總括而言,聲明帶有雙重意思:一方面間接威脅使用武力,另一方面希望以外交手段解決糾紛。一般認為蘇共中央仍未決定選擇哪個方案,不排除任何一個可能性。透過親蘇傳媒發表聲明,是因為莫斯科相信在三國仍有很多受眾;而對波羅的海國家共產黨的批評,則表示莫斯科打算撤銷他們的領導權。

美國總統喬治·H·W·布希西德總理赫爾穆特·科爾主張和平改革,譴責《蘇德互不侵犯條約》。8月31日,三國社會運動家向聯合國秘書長佩雷斯·德奎利亞爾發表聯合聲明,指出受到侵略威脅,要求國際委員會監察局勢。聲明播出後,莫斯科的態度幾乎立即軟化,蘇聯也沒有實現先前作出的威脅。9月19至20日,蘇共中央召集商討國籍問題──米哈伊爾·謝爾蓋耶維奇·戈巴契夫自1988年初一直拖延的議題。大會沒有特別提及波羅的海國家,並且重申蘇聯中央統治地位和俄語主導地位的一貫方針。雖然會議承諾提高自治度,但充滿矛盾,也沒有指出這次衝突的原因。

評論

人鏈象徵波羅的海人民的團結,也向全世界關注波羅的海三國事態發展的人傳播這種理念。事件中非暴力「歌唱革命」的正面形象經過西方媒體報道廣為流傳。社會運動家,包括維陶塔斯·蘭茨貝吉斯等,以此宣揚獨立是道德而非政治議題,強調重新獨立可恢復歷史公義,消除史達林主義。這次運動受到群眾支持,使成立僅1年的獨立運動變得更堅決和徹底,不只是要求莫斯科給予更大自由,而是要爭取全面獨立。

1989年12月,雅科夫列夫委員會對《蘇德互不侵犯條約》秘密條文的譴責議案,獲全國蘇維埃大會通過,最高蘇維埃主席戈巴契夫簽署了這一決議。1990年2月,波羅的海三國舉行了首三次最高蘇維埃民主選舉,支持獨立的當選人佔大多數。1990年3月11日,波羅的海之路後6個月內,立陶宛成為首個宣告獨立的蘇聯加盟共和國。8月20日和21日,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也宣告獨立。截至1991年底,西方大部分國家承認波羅的海三國的獨立。

波羅的海之路是史上首個和最長的沒斷開人鏈。2009年,紀錄波羅的海之路的文件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計劃,以承認它們在紀錄歷史方面的價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