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花甲》導演瞿友寧點出台劇市場越做越小的癥結點

花甲

植劇場《花甲男孩轉大人》感動無數戲迷,除了演員徹底融入角色外,導演瞿友寧、李青蓉也不可或缺。該劇採雙導演方式拍攝,當被問到為何是雙導演配置,瞿友寧大方表示,李青蓉是他過去合作多年的副導演,植劇場的精神是傳承,除了演員多採用新生代,導演方面他也期盼能做到相同精神,「我想跟她一起執導,讓她看見做好一部作品需要堅持些什麼。」

他透露,副導演大多只能接觸現場拍攝工作,對於後製、剪接以及前端製作都很難觸及,「其實現場指揮調度是由我在主控沒錯,但跟演員溝通、講戲上,雙導演也可以提供不同思維。在片場,有種我是爸爸,青蓉導演是媽媽的感覺。」

 
導演瞿友寧為《花甲男孩轉大人》自掏腰包倒貼2百萬元

而瞿友寧還為《花甲》自掏腰包倒貼2百萬元,他透露開拍之初早知會賠錢,除了該劇集結蔡振南、龍劭華等夢幻卡司外,美術也找來金鐘劇《一把青》的許英光、造型則邀來電影《賽德克•巴萊》的鄧莉棋操刀;在製作費爆表的情況下,他仍仍堅持貼錢,只為拍出好作品。他透露,希望《花甲》的成功,讓大家了解到台劇問題。

「台劇常因資金少,為了保證獲利,只拿出及格作品,下一部老闆繼續砍成本,交出來的戲劇品質也跟著越壓越低。因為市場不夠好,老闆出的錢不夠好,環境條件不好,成品條件很難會好。」在多重因素的惡性循環下,沒辦法穩定交出好作品,反讓台劇市場越做越小。他呼籲現在是大家應該要團結起來的時候,只有源源不斷提供好作品,台劇才有機會能再翻身。

 

瞿友寧接下《花甲》導演位置,常在拍戲時想起過去美好的童年,同樣是大家庭出身的他,小時候寒暑假常回外婆家玩耍、控窯,晚上長輩看楊麗花歌仔戲,邊講過去辛苦經歷,小孩坐在一旁靜靜地聽,然而卻因為長輩相繼離世,親戚間相聚時間也跟著變少,「那時候覺得內心裡一塊很美好的東西不見了,拍這部劇也希望能把往日的美好帶給觀眾,希望讓他們回想起過去,也曾擁有美麗的童年。」

他強調《花甲》雖然已經完結,但角色依舊活在大家心中,「我一直想做出生活感,雖然故事暫時結束,但鄭家一家人的人生還是繼續下去,只要你相信的話。」未來也許會用不同形式,再與粉絲見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