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文到底對語言學習有多大幫助?

一、古文不只是死語,亦非從說話發展起來的語言

古文並非當前被使用的語言,而是完全成為歷史的語言,換句話說,用古文書寫或講古文的人並不存在,它只是在文獻當中存在的語言。就這一點來說,古文和拉丁文與希臘文是一樣的。

但是古文和拉丁文等最大的不同是,它從出現開始就不是用口頭來說的語言,而是以文章用語的形式發達起來的語言。換句話說,古文是完全的文語(書面語言),是寫的人循著文語的習慣而寫出來的語言。

二、語順與結構是掌握古文的關鍵

要懂得古文,最重要的是要掌握「文句的語順」(word -order)與「文句的結構」(sentence -structure),這是古文的特色。

因此,在古文裡,單字並沒有透過《格(case)、性(gender)、時態(tense)等》來產生語形的變化,而主要是透過「文句的順序」和「附加詞」來辯識文句的意義。

例如《論語·衛靈公第15》中有「吾嘗終日不食」(我過去曾整天不吃東西)一句,這句話是因為有「嘗」一字,才知道是過去式。

更且,同樣的漢字會被當做《表達不同意義之用語》來加以使用。例如「老子」開頭的句子:道可道非常道(在道當中,如果是可說出來的道,就不能說是真正的道)。在這6個字當中,這6個字分別是不同的詞類:道(名詞)、可(助動詞)、道(動詞)、非(副詞)、常(形容詞)、道(名詞)。因此,一個「道」字顯然就有動詞跟名詞之別,但這只能透過語順來判斷說:同樣的漢字是在什麼樣的意義上,被當做什麼樣的詞類而被加以使用?

三、學習古文有助於語言能力的培養嗎?

由於古文有上述的特色,所以要知道那個單字是屬於那一個詞類,就很難認定。例如以「令我百歲後,皆魚肉之矣」一句為例。此句因為詞類判定的不同,就會出現不同的解釋,假如把「皆」解釋為「大家」時,其意可為:假如我死了之後,大家皆會把我看做是魚肉吧!如果把「皆」解釋為副詞「都」,那麼意義就變成:假如我死了之後,就都化成魚肉了吧!

又古文基本上被認為是典型的孤立語,單字有其意,單字與單字之間幾乎可不用接續詞來連接,例如「花紅柳綠」一字,即有可能會成立好幾種解釋:一、花是紅的,柳是綠的」,二、花假如是紅的,那麼柳就是綠的,三、花因為是紅的,所以柳是綠的,四:花縱然是紅的,柳還是綠的。

古文研究是一種邏輯思考的訓練,也是一種人文全貌性的記錄,1940年代美國建築師教育家Louis Kahn曾說過「一座偉大的城市要能讓孩子在街上看見啟發他一生的志業」,人類歷經破壞始反思保存的重要性,我們從文學裡面看得出當代的思維與社會背景,做為一個人類,知道自己存活在這世界的一切來歷,是最基本的根本。資本主義時代的負面影響,使人類生命一生為工作而異化,甚至洋洋得意著,彷彿一生為了錢,為了聲譽像前看才是最具價值幸的一切。在這全球化牽一髮動全身的時代下,隨時都有可能因為一個強勢的力量而摧毀一切,資本主義所自豪的一切終將泡沫化。當部分人爭執何為需要,何為不需之時,可曾想像過資本主義消失那一天的到來,除了活著,還剩下什麼嗎?